七七蓝小宇点

豆腐APP签约作者!

《孽徒爱吃窝边草》

能发出来的都发贴吧了,省点位置以后发K莫文了。
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5642982012?share=9105&fr=share&see_lz=0&sfc=copy&client_type=2&client_version=9.4.8.4&st=1525531011&unique=EE8DB3718BFE8ECDE3353ECEE0603294

【被KO的美人师兄+彬彬有礼】链接

https://m.doufu.la/?novelId=243791&page=SharePage/TFNovelDetailMain.js

彬彬有礼现在正在打折中喔!
https://m.doufu.la/?novelId=255833&page=SharePage/TFNovelDetailMain.js

被KO的美人师兄

最近在改文,所以把原文都删了,发现很多bug和问题,当时的眼光确实看不出来,好在现在发现了,网址在下面

https://m.doufu.la/?novelId=243791&page=SharePage/TFNovelDetailMain.js

《孽徒爱吃窝边草》12~不可以和你住吗?

  秋离洛的眼睛瞪得更圆了,“我滴个乖乖,连黄腔都学会了,不过这样是不对的。
  ”
  “这种话要对女孩子家说,懂吗?”
  秋离洛表情严肃,单手支在床上看着萧岚七,两人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个近乎面贴面的姿势有多暧昧。
  “不懂,可以起来了吗?”萧岚七一本正经的摇摇头。
  “得,马上起,真是个不懂人生乐趣的小孩。”秋离洛说着正要起身。
  “哐”,房门被猛地撞开 ,沈凉卿径直冲入房间,边走边说,“师父,你倒是快点啊,今天……额!”
  看着萧岚七被秋离洛压在床上衣衫不整的画面,沈凉卿倒吸了一口凉气,后退了好几步才定住身形,呆了片刻很快就反应过来,努力憋着快要压抑不住迷之表情迅速转身离开,“对对对对不起打扰了!”
  ……
  打扰了。
  两个人一头雾水。
  “不是,你回来!”秋离洛猛的反应过来,黑着脸连忙下床,拿过一旁的衣服胡乱往身上套着追了出去,留下一脸迷茫的萧岚七在床上思考,打扰什么了?
  秋离洛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,沈凉卿已经把所见所闻添油加醋告知了所有人,所以……
  当萧岚七进入饭厅的时候,众人齐齐投过来的各色诡异目光让他冷不丁打了个冷颤。
  秋离洛的目光是尴尬的。
  莫凌然的目光晦暗不明。
  花玖染的目光是不友好的。
  其他几人的目光……
  萧岚七看的心里直发毛,却不是因为害怕,而是因为,他从来没见过这么诡异的。
 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着,没问题啊?
  萧岚七遂淡定坐下吃饭,众人见他没有任何反应觉得惊奇,沈凉卿不怕死的开口道:“师父,我们之前说过的,你的终身大事解决了我们才考虑婚嫁之事,现如今这状况,你准备什么时候把你的事办了?”
  “噗!”秋离洛一口饭喷了出来,正好喷了沈凉卿一脸,“臭丫头,再拿我开涮,我明天就给老五寻个媳妇去你信不信!”
  沈凉卿耸耸肩,无所谓的擦着脸,“随便你啊,那我正好可以去找个长得帅又有钱的,反正今天出山日,出去了分分钟找一个。”
  其他几人一副看热闹的样子,一边的君墨宸急了,“哎师父你这别扯上我的终身大事啊,我心里只有卿卿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  秋离洛冷哼道:“那就管好你媳妇,早点把人拿下好好管教,一个大姑娘家一天天的静在琢磨这些乱七八糟的。”
  沈凉卿想反驳些什么,却被君墨宸塞过来的鸡腿堵住了嘴,君墨宸在沈凉卿耳边低语了几句,沈凉卿立马安生了。
  萧岚七终于忍不住开口了:“你们到底在说什么?还有什么是出山日?”
  “没什么小七,别理他们,这个出山日没什么特殊意义,就是每月的这天,他们集体出去历练顺便采购一些东西,等过些日子我把你的内功的问题解决了,我陪你出去可好,”秋离洛突然停下了筷子对几人说,“今天你们先别出去了,这几天只顾着给他治伤了,都把这事给忘了,赶紧寻个位置再盖一所院子出来,小七既然是我徒弟,是你们师弟了,也得给他准备一个院子出来了。”
  “师父,我们的房子都是自己盖的,你这也太偏心了,还要推迟我们的出山日。”花玖染的语气里充满了哀怨,话虽然是冲着秋离洛说的,说的是萧岚七,眼睛却瞥向了莫凌然。
  莫凌然无奈的拍拍他的头,花玖染更委屈了,小声的嘟囔着,“今天大哥好不容易答应我陪我的。”
  萧岚七听罢明白了过来,怪不得这里的每一个院子的外观差别这么大,敢情都是他们自己盖的。
  “小玖,我们晚些再去吧。”
  “可是……”
  “他刚来几天,这里的环境都不熟悉碰到机关怎么办,晚几天……”
  “我们要是不去,这两天的桃花节都要错过了……”
  单独给他建一个院子,萧岚七心中暖暖的同时有些不舍,其他几人讨论的声音他似乎都听不到了。
  这些天和秋离洛同居一室,他似乎已经习惯了,一想到要再回到以前孤单一人的黑夜,萧岚七是怎么都不愿意的,心情突然就低落了下来,对于他这样常年累月处在黑暗里的人,一缕光芒给他带来的温暖,就好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一块浮木一般,萧岚七不排斥和秋离洛相处,甚至是喜欢和他相处的。
  想了许久,萧岚七无意识小声的说道:“不可以和你住吗?”

《孽徒爱吃窝边草》11~打趣

  “很快就好,等会换你帮我擦,”秋离洛边擦边侧身看着萧岚七,虽然已经入秋,热意却还未消减,秋离洛的靠近尽管没有带来热气,却让萧岚七的体温再度飙升,“你不用紧张,我就是看你小想照顾你,那几个小崽子其实很随和的,就是长大了以后一点都不可爱了,唉,一个个软软的小娃娃养这么大真是不容易啊,呐,该你了。”
  水面荡漾出一层又一层的水纹,湿透了的丝帕塞入了萧岚七的手里,萧岚七僵硬着身体转身,原本就红着的脸瞬间充血。
  墨色的长发湿哒哒的散在背后,趴在石头上的上半身在月光的照耀下分外白皙,柔滑的腰线没入水中看不完整,却因秋离洛的回眸一笑形成了一个完美诱人的弧度,“快点,你准备在这里泡一宿吗?”
  这……萧岚七什么时候做过伺候人的事情。
  更何况是一个男人。
  还是一个,这么美的,男人。
  心里强烈的拒绝着,可是双手却微微颤抖着向前,小心扒开湿漉漉的头发,丝帕接触到肌肤那一刻,萧岚七的心忽然静了下来,轻轻的擦拭起秋离洛洁白无瑕的后背。
  这一幕就好像记忆中,那个温婉恬静的女子温柔的为自己擦背,他也会扭过头笑着看着她一样,而现在,画面中温柔的人换成了自己,萧岚七发现,这种感觉似乎不差。
  夜色渐深,凉气涌了上来,两人也洗的差不多了,遂起身返回秋风寨。
  熄灯之后,听到秋离洛的呼吸声渐渐浑厚,萧岚七翻身下床,来到秋离洛的床边,看着秋离洛的睡颜,居然笑了出来,“谢谢你……师父……”
  又是一夜好梦。
  换作从前,萧岚七从来没有想过,这样自然的苏醒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,更不要说能惬意的躺着,本想看着天花板再床上赖一会,却闻到空气中传来香甜的味道,萧岚七迅速起床着装完毕后,走到秋离洛床前。
  秋离洛睡得正香,让人不敢恭维的睡姿萧岚七已经习惯了,只是从凌乱穿在身上的衣衫露出的白皙肌肤还是会让他脸红心跳,轻叹口气,萧岚七伸手推了推秋离洛,“……起床。”
  “嗯嗯……就起……就起……”答应的倒是挺利索,就是哼哼着不肯起来,萧岚七俯下身子准备把被子拉开,秋离洛仿佛察觉了,死死的揪住被子不撒手,萧岚七突然起了玩心,一手扯住被子,一手成爪向秋离洛面上袭去,秋离洛看似熟睡状,其实早就醒了,一手制住萧岚七捏着被子的手,脚上一踢,萧岚七眼前一花,双手被反剪在身后,身体被裹在被子里被秋离洛压在了身下,秋离洛闭着眼睛在萧岚七耳边轻哼道,“偷袭我?嗯?”
  “我只是叫你起床吃饭。”萧岚七面无表情的看着床顶,秋离洛仍然趴在他身上揉着眼睛:“还有点困,你去吃吧,我再睡会。”
  嘴上这么说着,身体却没有动一动的意思,萧岚七无语,你不起来我怎么出去?
  小声的嘟囔着:“嘴上说的好,你倒是起来啊!”
  秋离洛猛地起身,兴奋的睁开眼睛道:“我没听错吧我的苍天,为师甚是欣喜啊小七,这么多天了,第一次听到你说打趣的话哎!”
  白痴!萧岚七翻了个白眼在心里腹诽着,看秋离洛还是没有起来的意思,无奈道,“不是说今天教我东西吗?你准备在床上教?”

《孽徒爱吃窝边草》10~共浴

  “就这么定了,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师父了,”秋离洛说着把萧岚七转过去,指着乱成一团的几人,“来,乖徒弟,见过你的师兄师姐。”
  “……师兄?……师姐?”萧岚七还没回过神,晕晕乎乎的就顺从着叫了。
  叫完后,萧岚七的心情有些复杂,这算是强卖吗?
  看着秋离洛笑咪咪一副奸计得逞的得意模样,萧岚七虽然有些不满却没有说什么,人在屋檐下。
  “真乖,”秋离洛长袖一挥,白皙纤细的手指从萧岚七眼前划过,带走一阵清风,秋离洛指着乱抱成一团的几人道,“你们几个快点收拾一下,先给你们小师弟做一张床出来,快点快点。”
  没有什么繁杂的拜师礼,也没有拒绝的机会,萧岚七稀里糊涂的多了一个师傅,就这样在秋风寨住了下来,还是住在秋离洛的房间。
  白天不是在院子里晒太阳,就是看其他院子里的热闹,再不然就是在房间里运功修养,几天下来,萧岚七的伤总算是恢复的差不多了,只是内力和身形一样,还没能恢复到之前的状态。
  花染居。
  “大哥,你当时为什么不阻止师父?”莫凌然手上一顿,花玖染似乎是印证了心里的猜想,恼怒着直接起身要走,长发从指间溜走的丝滑触感让莫凌然心中生出几分不舍,想也没想就把花玖染拉回椅子上,“头发还没梳好。”
  “我不用你梳,”花玖染冷着脸拍开莫凌然的手,“你去给咱们的小师弟梳头发吧!”
  花玖染愤然离去,莫凌然无奈的叹着气,却没有立刻去追他,而是小心的把梳子上的头发一根根捏了出来,从胸口掏出了一个锦囊,取出一小缕用红丝带系好的头发,整理好后放入了怀里。
  月明星稀,凉风习习,水光波动,泛着点点光芒的流水和朦胧的月色,因水中光裸的两人变得有一些朦胧迷离。
  被秋离洛硬拉着来到了之前落水的地方洗浴,当然,萧岚七原本是拒绝的,只不过,架不住秋离洛的拖拽和无赖。
  “小七,明天开始我教你东西吧?”秋离洛捧了一把水浇在自己身上,发出一声惬意的轻吟,“你过来点,都是男人有什么好害羞的,用不用帮你擦背?”
  “不用。”萧岚七红着脸又往旁边挪了挪,背对着秋离洛擦洗着身体,掉下来的时候,冰心应该一起掉在了水里,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,不过,现在找到可能会暴露他的身份,还是等离开的时候再找稳妥些,萧岚七叹了口气,这几天时间,他过的很别扭,却又似乎很享受。
  他一直想不明白,为什么他会任由秋离洛说什么就是什么,而经过这几天,他似乎明白了一些,这个男人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,再者,秋离洛给了他一种很温暖的感觉,让他无法更不忍拒绝。
  “那你来帮我擦背?”
  什么!
  萧岚七闻言本能的拒绝:“不要。”
  没错了,就是这种语气,嘴上问着用或不用,要或不要,实际就是给人挖坑,等着人往坑里跳。
  哼!中一次计,我还能中第二次不成?
  没来得及骄傲,水流涌动,萧岚七的身体猛地一僵后,便不敢动弹了。
  浸过水的丝帕轻轻拂过他的后背,腰身,大概是从来没有和人如此接近的缘故,清冷柔软的手指透过丝帕沾染在身体上擦拭着,让萧岚七犹如被火焰灼烧般,冰凉的体温在一下接一下的摩擦中逐渐升温,呼吸也随之加快了,“你……”
  这人……怎么不按套路出招呢?

《孽徒爱吃窝边草》9~要不要拜我为师

  饭后,萧岚七闲的无事,便坐在院子里晒太阳,他刚坐下没多久,就看到几人带着兵器齐齐飞到了寨子外边,二话不说就打了起来,一个比一个下手狠,萧岚七又惊又奇,看了一会儿实在是坐不住了,走到院子边缘才想起自己没办法出去,只能连忙去书房找秋离洛了。
  他们师兄弟不是感情很好的吗?
  怎么打起来这么狠,招招致命,丝毫没有留手。
  推开门,埋在书堆里的秋离洛抬起头,“怎么了?”
  “你,的,徒弟们打起来了,挺激烈的,你要不要去看看。”这一句话言简意赅,可是说完了萧岚七有些懊恼,自己什么时候管过闲事了,更没有因为无关紧要的事说过这么多话。
  “哦,”秋离洛想了想说,“无妨,他们平时对战就是这样的,不会出事的,你不用担心。”
  萧岚七皱着眉头低声说:“我没有。”
  秋离洛看萧岚七别扭的样子起了调戏的心思,丢下了手里的书走上前来,摸了摸萧岚七的头,“行行行,你没有,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小孩儿。”
  “我已经……”二十七岁了,才不是!萧岚七无语凝噎,这个人未免也太随便了,就算自己是十几岁的少年,也不能这样,这样调戏……想到这个词,萧岚七的脸又黑了,看向秋离洛的眼神掩饰不住的恼怒,“才不是小孩子,你……放尊重些。”
  “哈哈哈哈,好,不摸你了行吧,要不要去看看他们打架?”秋离洛开怀大笑着向萧岚七伸出手。
  “……要。”萧岚七叹口气,心不甘情不愿的把手搭了上去,在几次被秋离洛制住之前,萧岚七是不在乎招式这种东西的。
  杀人嘛,只要能迅速把人杀了尽快完成任务,招式什么的他并不在意,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对他来说是常事,可是在秋离洛这里接连受挫了之后,他有了浓厚的兴趣。
  行至水边,“看好了,我只告诉你这一次。”秋离洛说罢揽住萧岚七的凌空飞起,萧岚七垂着头仔细观察着,还真是麻烦,这里的机关比七星阁可厉害多了,想起七星阁,萧岚七的神色凝重了,他要不是不恢复原本的身姿和实力,还真是没办法回去。
  “师父,你怎么来了?”站在一旁观战的莫凌然原本神色淡然,看到萧岚七的时候微变,看这样子这个少年一时半会是不会离开了,这也就算了,秋离洛居然还带他来看他们习武,难不成?
  想到某个可能性,莫凌然的脸色不大好了,不过,莫凌然转念一想,这少年虽然戾气很重,心思却是单纯的,真要是被师父教化了,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,毕竟,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师父对一个人,一件事这么上心了。
  “不用理会我们,你们继续,我就是带他来看看。”秋离洛松开手,萧岚七站到一旁认真的看了起来,似乎知道莫凌然要说些什么,秋离洛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转向萧岚七开口道,“小七啊,你想不想学这些?”
  看的入神的萧岚七想也没想回答道:“想。”
  “那,你要不要拜我为师?”
  “要。”萧岚七答应完才反应过来,转过头诧异的问,“什么?”
  “什么?”正在对战的五人异口同声的同时手上的招式一齐乱了,然后……
  “哎哟我去你大爷的!”
  “我的新衣服!老三!”
  “我的头发,老六你是不是想死!”
  “冲我来,别动卿卿!”
  一片混乱……
  我答应了什么?
  萧岚七懵了。
  拜他为师?

《孽徒爱吃窝边草》8~温度

  “不用,”萧岚七轻轻抽出自己的手臂向卧榻走去,只是他刚迈出第一步,身体就悬空了,萧岚七懵了,他,居然把自己……
  萧岚七又急又恼,“你,你做什么!”
  秋离洛将萧岚七拦腰抱起后走到了他的床边,把萧岚七放在了床上,温和的摸着他的头,“你是病人,床给你睡。”
 “你……”不是不喜欢让别人睡你的床吗?
  萧岚七不解,那时候,他看到这人犹豫了许久,还是让自己睡在了卧榻,现在为什么又……
  萧岚七脸上由黑变成微微泛红,原本的恼怒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,眼中尽是满满的疑惑,“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
  “上天有好生之德,你还小,我不能看着你去送死不管不顾,我不是什么好人,不过也不是坏人,你听我的,好好养伤再考虑其他的,好吗?”轻柔的语调,温和的目光让萧岚七的莫名更盛,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了,“好。”
  微眯的桃花眯成了一条线,秋离洛笑的开心极了,掀开被子把萧岚七按进被窝盖好,又摸了摸他的头,“那你早点休息。”
  萧岚七红着脸转过去身体,这人怎么老是摸他的头,他又不是小孩子,此时,萧岚七忘记了,在其他人眼里,他就是一个小孩子。
  秋离洛无声笑笑转身去睡了。
  直到听着秋离洛的呼吸声变得厚重,萧岚七才闭上了眼睛。
  一夜好梦。
  呼!
  萧岚七猛地睁开眼坐起。
  伤处果真如秋离洛所说,已经没有疼痛的感觉,隐隐有些发痒感觉是要结痂了, 这也太快了,萧岚七惊奇着,抬眼看秋离洛的方向,却只看到了空荡荡的卧榻,遂起床寻找。
  人不在院子里,其他六个院子均是房门紧闭。
  他到底在哪个院子里?
  站在围篱边看了半晌,萧岚七准备去昨晚吃饭的院子里看看,刚抬起脚,就看见其中一个院子的房门打开了,秋离洛端着一个托盘走了出来。
  看见萧岚七连忙飞身过来,将萧岚七拉至一边,“我不是说过不要乱跑吗?还好你没出来,吓死我了。”
 “我的伤不至于没办法施展轻功,更不至于躲不开机关。”萧岚七满脸不乐意的看着秋离洛,秋离洛一怔,莞尔道:“你误解了,这水里啊除了全是毒鱼毒蛇,机关,还有迷阵,而且不止一个,错综复杂环环相扣千变万化,如果不按照指定的路线和方向施展轻功走动,任凭你轻功天下第一也躲不过,即使不被机关所伤,也会靠近毒物的攻击范围,再加上迷阵,管他是谁必定中招,毫不夸张的说,就算是天下第一,来闯这里也是有去无回。”
  萧岚七咽了口口水,还好自己没有踏出去,这里为什么会用得着这么严密的机关防守?
  “那,你们是如何进出自如?”萧岚七刚问出口,秋离洛就拉着萧岚七往房间里走,本能的想要挣脱,手上传来的暖意让萧岚七心头一跳,忘记了抽出手,顺从的被秋离洛拉进了房间。
 “我今日早起就是去给你准备药,服下之后就算你跳下水也不会有事,晚些我告诉你路怎么走,来。”秋离洛笑的很温柔,可是,他手里的那碗黑糊糊且散发着极其难闻味道的东西,却让萧岚七不愿直视,喝下去不被毒死也会恶心死吧?
  “快喝呀,喝完还要吃药吃饭呢。”萧岚七眼睛也不眨地接过一口喝尽,拿过另一个药碗又是一口喝尽,“来,蜜饯。”
  下意识的接过放入口中,待酸意在口腔中弥漫开始,萧岚七的脸色有些微妙,自己居然对秋离洛的要求来者不拒,这种感觉让萧岚七有些不安,一天而已,他几乎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杀手,对一个陌生人信任到如此地步,对一个杀手来说,这可是是极为致命的,可是……
  萧岚七看向秋离洛的手,嘴角微勾,那个温度,不冷不热,刚刚好。

《孽徒爱吃窝边草》7~我的床给你睡

  “啪嗒~啪嗒~啪嗒……”
  筷子掉落的十分有节奏。
  除了萧岚七和莫凌然,其余六人皆是单手捧碗呆滞状。
  众人心里不约而同冒出了同一个想法,这人也太单纯了吧!
  莫凌然无语抿唇,看向萧岚七的眼神即复杂又矛盾。
  他看得出来,萧岚七不是善于伪装的人,只是没想到他能如此坦然地说出这样的话来,反而让他有些不好意思再质问下去了。
  这个人,要不然就是真的如表面这边简单,要不然就是心机颇深,深不可测! 
  花玖染似乎有些吃味,轻咳了一声,见没引起莫凌然注意,忿忿地拿起筷子戳着盘子里的菜。
  萧岚七抬眼看看秋离洛,又看了看除了莫凌然之外目瞪口呆的几人,一脸莫名其妙:“怎么了?”
  莫凌然算是淡定没有失态,收回目光:“没什么。”
  萧岚七低头看着碗里的菜,他虽然不挑食,但是平日他吃食很精细,这些东西往日是不会出现在他面前。
  繁杂却不凌乱的厨房,很普通的食材做出的味道却很香,比那些山珍海味还要香。
  他们是好人,对素昧平生的人都能如此,可惜的是,他不是好人,“用过饭我便离开,你们不必担心。”
  “不行!”秋离洛正在感慨这样难得纯良的人世间少有,可萧岚七接着说出来的话让他不高兴了,“ 你的伤没十天半个月是养不好的,不许走。”
  “听我的留下来,即使你没有明说我也能猜到,你这肯定是被人追杀什么的,现在这幅模样你要是出去不是送死吗?” 秋离洛捡起掉在桌子上的筷子,又夹了一筷子给萧岚七,苦口婆心的劝着,“我看你年纪小小,身手这么好,怎么脑子就想不明白这个道理呢,就算离开也得把你的伤治好,暗地里观察一下形势,然后再想想报仇什么你说是不是!”
  想了想,实在是找不到反驳的理由,而他现在离开估计也走不到多远,最起码休息一晚再说,萧岚七点点头,“那我明日再离开。”
  “你!”秋离洛顿时气结,真是个木头,眼珠转了转没有再劝,“先吃饭吧,吃完饭再说。”
  心底突然涌出的一股暖流让萧岚七有些胸闷,他不懂这股莫名怪异的情绪从何而来,但是不得不承认,这种感觉是好的。
  这一个愣神,碗里多了一个鸡腿,一个丸子,一块青菜,萧岚七诧异,没等他开口说话,沈凉卿也夹了一块肉给他,温柔的笑着说:“我们没有恶意,你别多想也别有什么负担,师父说的话也是我们想说的,我们是从小被师父带大的,自然是什么事情都以他的安危为主了,别介意。”
  几人的态度突然转变,让萧岚七有些无所适从,呆呆的看着快要堆满菜的碗,花玖染凉凉的说:“放心,我们的筷子还没用呢,很干净。”
 “不,不是这个意思,我,”萧岚七下意识的就慌忙解释,可他向来话少,也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解释过什么的经历,心里窝着满满的想法就是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,最后只低低的说了一句,“谢谢。”
 “好了,吃饭吃饭。”看萧岚七虽然一脸别扭却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,秋离洛以为他同意了,笑着招呼众人吃饭。
  饭后,秋离洛携着萧岚七回了房间,让萧岚七坐下,从身上取出一颗药递给他,“来,把这个吃了,明天你的伤处就不会痛了。”
  这次,萧岚七不疑有他,接过药丸直接仰脖吞了下去,起身就要往坐塌上去,秋离洛却拉住了他,笑着指了指内里自己的床,“我的床给你睡。”

《孽徒爱吃窝边草》6~我不擅长撒谎

  一只手慢慢的向萧岚七靠近着,眼看就来到了萧岚七面前。
  “何事?”
  萧岚七猛地睁开眼,防备的眼神让秋离洛伸过来的手尴尬的僵在了半空中。
  秋离洛干笑着收回手:“想喊你起床来着,你就醒了,你的内功很是奇怪,我都察觉不到你是在睡着还是醒着。”
  “你给我下药了。”不是疑问,而是肯定,他的睡眠一向很浅,无论有多困或者身受多重的伤,只要百米范围之内有任何的风吹草动,他都能察觉。
  最重要的是,普通的蒙汗药迷药对他而言是没有一点作用的,可是今天他居然在周围有这么多高手的情况下睡着了,完全没有意识。
  想想都觉得心惊,看向秋离洛眼神中的防备又加深了许多。
  “这都被你发现了,快起来吃饭吧,都在等你。”秋离洛大方的承认反而让萧岚七愣了,嘴巴张张合合却不知道说什么,皱着眉头从卧榻上起身,随着秋离洛走出了房间。
  走到院子的边缘,秋离洛停了下来,向萧岚七伸出了手,萧岚七却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,秋离洛无辜的说:“你伤还没好,不能用轻功,再说这里到处都是机关,我若是不抱你过去,你肯定会中招的。”
  这话真不是唬人的,几座房子之间没有任何的连接之处,如果是为了锻炼轻功的话萧岚七能理解,只不过,这水面上半点浮萍也没有就有些不寻常了,现在听秋离洛这么一说,萧岚七突然想起,进入秋风寨时他就发现这里的布局非常怪异,还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现在再这么一看萧岚七恍然大悟,这七座房子的排列方式和他手心的七颗痣的排列方式是一模一样的!
  北斗七星阵,这么个地方居然摆了北斗七星阵!
  萧岚七心里泛起了嘀咕,他究竟是什么人?
  武功这么高强,居然还懂得这个阵法?
  在这种地方摆阵法有什么用处?
  难不成这里藏着有什么宝藏秘密?
  秋离洛见萧岚七没有反驳,当他默认了便环住他的腰,向一处房子飞去,萧岚七自知人在屋檐下,也就没有反抗。
  落地之后,秋离洛没放开萧岚七,直接携着他进了饭厅把他按在了椅子上,成功的让萧岚七白皙的脸上染上了一层黑和可疑的绯红。
  餐桌上的其他几人,看着萧岚七毫不掩饰的怨念和疑似害羞所致脸上的绯红只觉惊奇,在听了莫凌然的警告和他们对萧岚七的观察之后,他们对萧岚七也重视了起来。
  秋离洛这些年是少在江湖上走动,莫凌然他们可不是,萧岚七实力不低,戒心极重,奇怪的内功引起了他们极大的好奇心且让他们心惊。
  说实话,如果不是萧岚七有伤在身,单打独斗他们可能没人是他的对手。
  想要趁他受伤强行查看一番估计师父也不让,他们也只能想想。
  话说江湖上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武功如此高强的少年,不可能没有一点风声吧。
  “凉卿,菜齐了吗?菜齐了就赶紧坐下吃饭。”秋离洛坐下二话不说先抄起了碗夹了一筷子菜眼看就要送到嘴边,突然一个转弯,把筷子里的菜放在了萧岚七面前的碗里,笑眯眯的看着萧岚七,却看见萧岚七脸上的怨气和嫌弃更重了,撇了撇嘴面无表情道:“我有手。”
  ……
  餐桌上寂静了片刻。
  “噗~哈哈哈哈~”
  除了莫凌然面无表情异常淡定之外,其他人均是笑的东倒西歪一片。
  “师父…哈哈哈…你被嫌弃了,亏你还对人家那么好,人家根本就不领情唔~”刘玄明话还没说完,就被臭着脸的秋离洛丢过来的鸡腿堵住了嘴。
  听了这话,萧岚七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了,瞪了刘玄明一眼,黑着依旧憋屈的脸拿起碗扒起了饭菜,刚才还尴尬着的秋离洛瞬间满血复活了一般,“人家比你懂事多了,赶紧吃饭。”
  秋离洛得意洋洋说着,又夹了一筷子菜到萧岚七碗里,“来,小七。”
  我是看在你照顾我的份上不跟你计较,你还得寸进尺了是吧!
  看着碗里不断增加的菜,萧岚七忍着把手里的筷子捏断的冲动,正准备把菜丢还回去,莫凌然突然开口道:“萧七是吗?”
  动作僵住,不解的看着莫凌然。
  “我想这应该只是你的化名,师父有恩与你,却不会求你回报什么,但是自报家门这点要求应该不过分吧,”莫凌然定定的看着萧岚七,想从他的神情中发现些什么,“我们不是师父,不会随便收留一个来历不明的人。”
  然而,结果却让莫凌然失望了,萧岚七停顿一下,咽下嘴里的饭菜,清明的眼神直直的看着莫凌然片刻道,“我不擅长撒谎,所以无话可说。”